黄南藏族 【切换城市】

首页 > 热门招聘 >新闻内容

芬芳,把那躲在暗处的萤火虫,引得打着灯笼,在山

2020年08月29日 16:43

风是多情的。花朵变得更加缤纷多彩,路边山间公园各种小花,一夜之间便把一片片一处处山川河流吹得五颜六色,吹得诗意盎然,吹得舒展酣畅。连多情的小鸟也不愿在花丛打滚,嘴馋的小羊也不忍心张口去啃。特别是那漫山遍野的山丹丹花,把天空的云彩的染得霞光满天。阵阵清香,优雅而芬芳,把那躲在暗处的萤火虫,引得打着灯笼,在山野荒原中游来游去。特别是那一株株菊花,顶住尘土的飞扬,忍得住周边花朵凋谢的寂寞,耐得住干旱的折磨,在秋风中不顾寂寞和冷落暗自开

相关推荐

VR应用即将颠覆哪些行业

随着VR技术的完善以及2020世界VR产业大会云峰会的展开,VR全景市场再一次进入公众视野,也让人们了解到VR全景的应用早已覆盖到各个行业以及宣传策划、营销推广中颠覆了。那么VR全景市场到底有多大,究竟让哪些行业有了新的发展呢?又颠覆了哪些人的日常?01全景看房自全景VR地图上线以来,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精准把握住房租赁行业需求,一直在尝试室内全景VR,为出租者和租客双方节省时间,并在疫情期间联合租客网平台,打造全景VR看房。尤其在天气恶劣,或是时间不充裕的情况下,都可以为经纪人、业主和租客提供便利。02数字展馆VR展馆是一种可以创建并体验虚拟世界的计算机系统,利用IT技术生成一个逼真的虚拟环境,用户通过使用各种交互设备,利用先进的数字化人机接口技术,同虚拟环境中的实体相互作用,产生3D视觉效果的强烈冲击,比普通的二维视觉更加有震撼和影响力。03工程汇报在建筑规划和设计方案审核方面,透过纸质图纸和屏幕很难与实际模型形成联想,也无法让非设计专业人士有参与感,VR的沉浸式体验则可以解决这一难题,帮助设计人员及公司顺利竞标。VR场景通过渲染1:1的BIM模型场景,以航拍及漫游视角,给予丰富的交互手法,展现企业实力。04教育科研沉浸式教学是通过虚拟现实技术为学生模拟虚拟的学习环境,如天体运动、地壳运动等无法观摩的自然现象都可通过VR展现在学生们的眼前,师生之间也可在虚拟环境中互动,采用“动作捕捉”“触觉反馈”“眼球追踪”等方式进行互动。VR甚至还被用于“智慧党建互动学习平台”,为进一步深化互联网技术和党建工作的全面容和,打造沉浸式党建学习体验,重新定义红色经典,培养优秀党员。如今从事这种VR科技的专业人员并不多,提供方鱼龙混杂,市面上大多虚拟现实技术很难达到仿真环境,无法给人一种真实的直观感受和体验,而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拥有专业的拍摄团队和技术人员,可以做到综合利用三维图形生成技术、多传感交互技术以及高分辨现实技术等为一体的科学技术。迄今为止,学术界对虚拟现实技术尚未给出统一的界定,而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已经看到了VR应用与行业结合,带来的巨大利润,为各行各业提供“全景看房、数字展馆、工程汇报、教育科研”等一系列专项服务,为住房租赁行业、展馆创办、工程汇报和竞标以及教育行业添砖加瓦。

2020年11月23日 10:44

有房东单月下调万元 全国18城一季度租金下跌12%

赵武贞(化名)已经在家办公两个多月了,这个假期对他来说是如此漫长,需要面对无薪轮休以及照常缴纳的房租。他在北京一家航空公司工作,就租住在离公司不远的地方,他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虽然目前并没回北京,但他仍然照常交着房租,房东也并没有减免的意思。机构报告显示,18个重点城市中,第一季度的平均月租金为42.8元/平方米,同比下降12%。一些品牌公寓的出租率甚至下降了20%,一线城市成交量也远未恢复至去年同期。一季度租金同比下跌12%“不过续约的时间快到了,估计房东不会再像往年一样涨价了,我看过我们小区的其他房源,租金都还是去年的水平。”赵武贞认为短时间内租金不会再涨了。事实上北京有很多房源的租金一降再降。公开资料显示,顺义南平东里的两居室从2019年8月5000元/月的报价降到了最近的4500元/月;海淀区自在香山一套整租,从1月的46000元/月降到了最近的43000元/月;朝阳区上元君庭一套房源从1月的35000元/月降至目前的25000元/月。贝壳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租赁市场整体下行,在其统计的18个城市中平均月租金42.8元/平方米,比去年同期下降12%。2月受成交量严重缩减影响,租金水平呈现波动。今年3月,除了上海租金同比增长3.73%,西安租金同比增长0.47%以外,大多数城市的租金比去年同期有所下降,青岛、烟台、杭州和广州4个城市租金同比下降超过10%。成交周期方面,3月一线和新一线城市(上海、北京、广州、成都、深圳、南京、杭州)的成交周期相对较短,低于60天。其他城市的成交周期均超过60天,预计住房租赁市场全面复工后,需要2~3个月消化库存房源。一些品牌公寓的空置率也在上升。报告显示,依据调研,疫情期间,蛋壳公寓全国总出租率已跌至75%,同比下降20%;自如管理的100万间房源,受疫情影响平均多空置15天,企业直接损失预计超过6亿元。贝壳研究院租赁分析师黄卉表示:“从一线城市来看,第一季度一线城市的租赁市场较二三线城市的恢复慢,其中深圳、上海、北京等受疫情影响,成交量还没有恢复到去年的同期水平。”复工激发回暖迹象虽然一季度租赁市场整体下行,但目前还是有回暖迹象,复工面积逐渐扩大为租赁市场带来了动力。据了解,福建、长春、深圳3个地区发布了4项企业复工指导,要求加强对工作人员返岗的健康管理,进入社区带看房屋时控制人员数量,遵守社区的防疫管理秩序。杭州、成都、合肥、重庆、广州、郑州等6个城市发布了财政补贴租赁住房市场发展的通知。赵武贞告诉记者,近一两个星期他便会返回北京,其他外地的同事也陆续经历隔离后去办公室工作。近期的租赁需求有了明显上扬,有长租公寓业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表示:“目前长租公寓租客大部分已经返回,2、3月疫情期间平台续约率达到历史高点,新签单日高点也恢复甚至略高于去年同期水平。”3月租赁市场整体基调仍然是下行。据诸葛找房统计,重点二线城市平均租金为35.28元/平方米/月,环比微跌0.06%,同比下跌0.86%。但是应该看到,一线城市正在缓慢回升。一线城市平均租金为93.45元/平方米/月,环比上涨0.43%,同比上升2.58%。西安、北京、天津、成都和济南,3月租金环比上涨幅度均超1%。值得注意的是,租赁市场内部需求变化也可能引发一波换租热度。从疫情之后租客换租的意愿来看,63.45%的租客表示愿意提升居住质量,其中34.87%的租客表示愿意多花租金租赁地段和服务更好的房子。贝壳研究院表示:“从租赁消费者端总体来看,疫情推动了消费升级,租客更加关注居住品质,疫情结束之后将迎来租赁市场换租小高峰,‘新改善’需求集中释放。”

2020年05月18日 00:07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